Sunday, May 1, 2011

佯装巴士搭客伺机干案学生也是扒手猎物

佯装巴士搭客伺机干案学生也是扒手猎物

(新山26日讯)扒手党猖狂干案,利用巴士站做为干案基地,扒走巴士搭客的财物,连学生也不放过。

《中国报》接获每天以公共巴士代步读者投诉,稍后,本报也向其他巴士搭客了解情况,发现新山东北区及新山市区,常有扒手党出没,干案者从4人至多达15人不等。

虽然无法确定,两个地区扒手党是否同党,但他们的干案及伪装手法都很相似。

一般上,扒手党佯装成搭客,分批混在搭巴士人群中,然后,由站在后尾的成员推挤人群,伺机扒走猎物的财物。

据了解,每次至少有4人干案,以便把到手财物,以人传人方式递给另一位同党。

一名搭客就曾目睹扒手向一名搭客下手,但相信扒手已把扒走皮包传给其他同伴,以致他们在扒手身上搜不出任何东西。

主要聚集在地不佬巴士站

据悉,在东北区出现的扒手党,主要聚集在地不佬路往新山方向,靠近地不佬佳世客路段上的巴士站(柔佛再也花园立交桥桥底附近)。

扒手在平日下午4时至5时左右干案,而在搭客人潮较多周末,则提早至下​​午1时。

至于在新山市区出现的扒手党,则选在新加坡客工最多时刻,即在清晨5时至6时左右,于地不佬路往新山方向,靠近柏兰宜广场路段上的巴士站寻找猎物。

虽然不少搭客知道扒手党的存在,并且认得他们的模样,甚至忿忿不平想当场揭穿他们的技俩,惟奈何扒手人多势众,大家都不敢轻举妄动。

“扒手党的猎物不分种族及性别,就连没带多少钱的学生也照扒不误,使到受害学生的学生证、身分证件随着钱包一并不见,欲哭无泪。”

警吁公众提供情报

警方呼吁目击者提供情报,通过警民合作协力逮捕扒手党。

柔州刑事调查副主任尤索夫接受《中国报》询问时透露,警方掌握情报后,将能够根据资料策划行动,希望公众提供情报。

他坦言,警方逮捕扒手将面对一定阻力,例如,不能打草惊蛇,必须在确认他们干案时把他们逮个正着。

他也坦言,公众急呼巡逻车前来,身穿制服的警员会把扒手吓走,会安插穿便衣的警察从旁监督情况。

他愿意与知情者保持良好联系,以把扒手党逮捕归案。同时,他对于扒手连学生也不放过感到惊讶。

他也呼吁乘搭巴士的公众,勿携带贵重物品或带巨款出门。

 知情者可拨警方热线07-2212999。

利用背包阻挡视线
搭客揭发反遭恐吓

一名搭客亲睹扒手干案,当场揭穿扒手行为,反遭扒手恐吓“我有武器,别对我怎样”。

林新安(53岁,保安员)说,扒手成员都有斜背式或后背式背包,以阻挡搭客的视线或做掩饰用途,有的则用来收藏偷来的财物。

林新安曾目睹扒手向站在其前面的女搭客下手,并出声指责扒手,讵料,扒手竟作状打暗号,还说背包里有武器。

另外,其友人忍受不了扒手党行径,试通过手机短讯通知警方来东北区扒手常出没的巴士站来逮捕扒手,惟警方一到巴士站,扒手犹如鸟兽散,翻墙越篱逃离现场。

另一方面,他透露,扒手在这两个地区出现已一年多,都是印尼人,喜欢背同个颜色的被包,有者则戴鸭舌帽或携带外套。

“他们故意带同个颜色的背包混淆他人视线,避免被人逮个正着时,认不得钱包放入哪个背包里。” 

*巴士站扒手党特征*

一、喜欢成群结党出现在巴士站

二、背同个颜色的背包或带背包

三、有者戴鸭舌帽或携带外套

四、印尼籍

五、在欲登上巴士的人群中推挤,然后折返不上巴士,或在数个巴士站后下车。

*干案方式*

一、混在上巴士的人群前、后端制造推挤,趁乱中扒走猎物财物。据闻,站在后方的扒手,负责扒走猎物的财物,复把财物传给前方的同党,自己没上车,到手的同党则上车。

二、假意向搭客找散钱,以察觉搭客的钱财多不多或收在何处。

三、另一种干案方式是登上巴士后,坐在猎物身旁,假意微笑表达“善意”,让搭客卸下心房,然后偷偷把猎物的财物扒走。

四、扒手党一般选在中途站干案,不会聚集在大型的巴士总站干案。

司机怕报复不敢阻上车

巴士司机担忧扒手报复,不敢阻挠扒手上车。

本报走访巴士司机,受访司机坦言,不时有搭客申诉钱包及手机不见,并且发现一批疑似扒手党,在每回搭客上巴士付钱之际,推挤等候搭客。

但巴士司机说,他们无权阻止这些可疑搭客,因为巴士司机是不能选择性载客,而且他也担忧这样做会与扒手起冲突,遭到对方攻击。

另一方面,一名受访者怀疑,其中一辆巴士司机与扒手勾结,因为他发现在东北区出没的扒手爱乘搭某个号码的巴士。

“而且,该辆巴士司机都很有默契地在未抵达下一个巴士站前,让登上巴士的扒手,在半途下车。”

本报为此询问该辆路线号码的巴士司机,司机却回应不曾感觉到有扒手出没,但搭客申诉钱包及手机不见就常有所闻。

皮包放最深处
冯庭锐(17岁,学生)

每次到地不佬佳世客逛街,都在这个巴士站搭巴士,相信这个巴士站有不少前来购物的人,扒手喜欢在此出没。

我会把皮包放入裤袋的最深处或放在背包里,以避免被扒走财物。

提醒其他搭客
 黄洁芬(45岁,咖啡店员)

扒手党在巴士站出没长达一年,已有不少人受害,我已认出数位扒手的模样。但为了安全,我不会与他们正面起冲突,但上巴士时都会提醒其他搭客“扒手来了”。

我发现在靠近地不佬佳世客巴士站出现的扒手,时常登上某号码的巴士伺机干案,而且,巴士司机让他们在不是巴士站的地方下车,让我怀疑扒手跟司机串谋。

一般上,他们一扒到财物掉头就走,扒不到财物的话,才会登上巴士。

 常向女性下手
杜安(越南人,建筑工人)

地不佬往新山方向,靠近地不佬世士客路段上的巴士站有扒手党出没,每次有三五人干案,通常向女性下手,我就曾看见3名印尼人坐在这里觊觎猎物。

去年12月,一名搭客上巴士时感觉裤袋被人触摸,复发现被扒走财物,急呼警员到来逮捕扒手。

 硬挤制造混乱
张金凤(33岁,操作员)

在地不佬佳世客及郊外岭的巴士站遇过这群扒手,他们常在搭客上巴士时,用手推挤搭客或者是硬挤着上车,制造混乱现象。 

更有一次,我在巴士上遇到扒手,扒手强拉背包,我则紧紧捉住背包不让他拿走,对方马上按铃逃跑。

有领队打暗号
林新安(53岁,保安员)

时常搭巴士来回新加坡,发现在清晨5时,有一批扒手党在地不佬路靠近柏兰宜广场的巴士站出没。

此外,在地不佬佳世客附近巴士站也有扒手党,这些扒手一般在下午四五时出现,如果周末则提早“开工”,约下午一二时出没。该组扒手党有“领队”会拿着外套,负责打暗号谁是猎物,行动失败时会拉同党的裤袋提醒离开。

【以上新闻转载自中国报】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