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9, 2012

新山老城区将蜕变

纱玉河开封.辟悠闲走道 新山老城区将蜕变

新山市中心纱玉街已经少见华裔商家在这里营业,多数业主因人潮减少后,生意难做,已租或卖给印裔商家。

新山市中心纱玉河重开封,替新山老城区注入新气象,预料未来6年,老城区将蜕变成为聚集外国旅客的旅游胜地。

《中国报》探悉,随着长达1.4公里的纱玉河开封,进行净化、美化和防洪等工程后,黄亚福街及纱玉街将规划为无车辆川行区,只有供人步行的悠闲走道。

被形容为将带给市中心生命力及灵魂的关键计划,除了古老建筑物获保留风貌,其他周边的建筑物像商店和酒店,都被要求在外观及服务上有所提升。

6年后成魅力都市

过去被拆除的新山旧关卡,被打造成旅客休闲活动中心,变成另一个外国旅客集中地。

官方发言人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一旦落实方案,3年后,即2015年就看见新山市中心的改变,2018年时,市中心转型则成形,成为一个可迎接庞大旅客的魅力都市。

“这项计划也是配合2018年完成新山与新加坡的城市轨道交通系统(RTS)捷运计划,主要为了吸引游客及外资。”

发展计划由依斯干达特区发展机构执行,中央政府已经拨款,目前只待柔佛州务大臣拿督阿都干尼及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点头,整个转型概念就能落实。

纱玉河重开封及美化是新山市中心转型计划的一部分,涉及485.62公顷土地发展。

依斯干达发展局总执行长依斯迈早前透露,当局已对耗资2亿令吉的纱玉河重开计划进行征地工作,附近百间商家不会遭逼迁。 

当地建造一个比纱玉河更宽大的走廊,以及一块5公顷的土地做为处理污水工厂的地点,在污水排入河流前先净化。

部分商店持观望态度

店屋屋主或商家,部分对配合纱玉河重开封展开的装潢计划表示欢迎,部分则存在阴影。

配合纱玉河重开封,两旁百间老商店,将需要配合提升外观及服务。

本报走访纱玉街店屋屋主或商家,有者认为,转型为旅客聚集点是有利的,但当局必须定期保养设备,才能维持原有风貌,也能持续地吸引旅客。

目前还面对缺少泊车位问题,商家也希望借此转型计划,建设更多的泊车位。

另一方面,一些商家对早前的纱玉圈美化计划,认为是失败的计划,所以存在“阴影”。

还有不少商店对未来发展计划感到模糊,毫无头绪,只有观望。

商家︰纱玉圈计划失败

早期的纱玉河覆盖计划,商家指引发治安和卫生问题,外劳聚集酗酒、老鼠四处乱窜。

提及早前的计划,纱玉街商家皆指出,失修的纱玉圈和喷水池闹​​出许多问题。

商家指出,店前的纱玉圈走廊已成为外劳聚集酗酒的地点,治安亮起红灯。

此外,许多人乱抛垃圾,导致周遭环境卫生水平非常糟糕。有业者透露,不时看见老鼠“过街”。

看着眼前的纱玉圈,商家无奈指出,这是一项失败的计划。

受访商家认为,政府应计划善后,多进行维修与保养,确保达到预期的理想环境。

~中国报~

Monday, February 27, 2012

柔东部大道通车初期或免收费

柔东部大道通车初期或免收费

东部大道(EDL)将在3月1日全面通车,初期或免收过路费。

柔佛州务大臣阿都干尼25日在一个记者会上表示,内阁目前正商议如何妥善处理车辆使用该路段的收费,预计将会在2至3星期后公布结果。

《联合早报》

Saturday, February 25, 2012

新山火车站外型不变

新山火车站外型不变

新山火车站旧日的面貌。

新山火车站今天的面貌。

新山老城区有一条街名叫Jalan Station,华人叫著“火车站街”。它刚好位在现已不用的新山火车站对面。顾名思议,这条街名,应是由这座火车站之设立而来。

新山新的火车站,现已迁入新关税、移民及检疫大厦(即新关卡)。原有的火车站,当局正在重新规划,並进行维修,以便改为火车博物馆,成为新山老城区另一耀眼旅游观光的地標。

復修工程己在加紧进行,原有的新山火车站一个新的轮廓正在出现。

其实,新山最早的火车站,是位在丹绒布蒂里,建於1909年。而这座新山火车站始建於1928年,1931年竣工,全部建筑费约7万5千900元。建筑承建商是Swan & Mac Larden。

这是一座体现殖民地时代建筑风格的建筑物。门窗为制的,有古典色彩。屋顶呈叶形,大门有彫花和豪华的阶梯,陡斜的梯子,可登上圆顶。初期,在火车站的楼上,还有旅店房间,搭客可在这里过夜。

多年来,它虽歷经多次的维修,增设许多新的设施,但其整体外型一直保持不变。

新山火车站,是新山的歷史书写,也是这个城市的时间记忆。数十年来,它见证了新山的发展,庆幸的是,它没有被变化的洪流淹没,而且,还有望在新时代中负起新的任务。

(星洲日报/大柔佛)

龟咯旅游区或设步行街

提昇形象舒缓拥挤交通‧龟咯旅游区或设步行街

龟咯旅游区或將仿傚马六甲鸡场街,打造成步行街,禁止车辆驶入。(图:星洲日报)

为提昇旅游形象和舒缓拥挤的交通情况,龟咯【Kukup】旅游区或將仿傚马六甲鸡场街的做法,打造成一条步行街。

据消息透露,笨珍县署於上个月召开一项特別会议,討论了在龟咯实施新的交通管制措施,包括在龟咯旅游街道入口处设立交通圈和一个24小时运作的收费闸门,禁止车辆驶入旅游街,车辆都必须停泊在龟咯商业区或者私人停车场。

將仅允许客货车罗里进入

消息说,当局只允许客货车、货车或罗里进入,主要是为方便当地商家业者上下货和让旅客下车,但徵收象徵性的收费。

消息说,当局有意实行这项措施,但实行的日期仍未敲定。

龟咯旅游区以美味海鲜、海上渡假屋和红树林观光,以及亚洲大陆最南端的景点而闻名国內外,每年吸引了大批观光客到来旅游,尤其是每逢週末或学校假期,龟咯街道都会涌入大批的游客和车辆。

此外,龟咯街道设有巴士和德士车站、学校、移民局、渔民码头、关税局,每日进出的车辆和人潮多,交通极拥挤。

车辆违例停泊情况严重

为了管制交通秩序和安全考量,当局虽然在龟咯旅游区的街道两旁,划上禁止停车的双黄线及黄格,也禁止在雨盖走廊停放车辆,但是仍然有车辆胡乱停泊,阻碍了交通。

受询的商家和村民皆表示,车辆违例停泊的情况严重,尤其是在週末和公共假期,违例者大部份是游客,或者前往移民局办理护照的民眾。

此外,咸水港村口堆积了大批沙石等建筑材料,对村民安全造成威胁,村民呼吁当局正视问题。

陈树藩:违例停车阻碍交通

龟咯村长陈树藩告诉《星洲日报》,龟咯旅游街的交通问题牵涉到公眾安全和利益,必须获得当局正视,以儘快採取改善行动和进行整顿。

他说,街道及雨盖走廊时常被违例停泊的车辆及摩哆车佔用空间而阻碍了交通,该街道也曾发生有救伤车因为交通阻塞而无法顺利驶入,拖延了施救时间。

他担心,万一发生更重大的事故如火灾,交通阻塞问题將导致村民无法及时疏散和获得救援。

设美术街灯花盆街道变更窄

他说,旅游街的交通拥挤问题由来已久,笨珍县议会於去年进行道路美化工程,在街道两旁装置美术街灯和放置花盆,这使到街道变得狭窄,车辆违例停泊的问题依然没有获得改善。

他建议当局加强执法,包括採取开罚单或锁车行动,以起著阻遏车辆违例停泊作用,相信届时情况也將大大改善。

他希望当局在实施收费闸门措施之前召开对话会,与村民及商家探討如何妥善落实新交通管制措施,避免造成负面影响。

黄克孝:车辆停泊私人停车场

龟咯村民黄克孝表示,龟咯港脚和咸水港的居民和商家向来遵守交通秩序,自行將车辆停泊到私人停车场,避免阻碍交通。

洪永顺:执法行动未改善情况当地商家洪永顺表示,虽然当局执法人员不时展开执法行动,向违例车主开罚单,但是情况未见改善。

他说,咸水港村口经常堆满修建房屋的建筑材料,阻碍了村民和学生进出的视线,成为潜在的道路安全威胁。

他建议政府安排一片空地提供业者和村民放置建筑材料,以一劳永逸解决问题。

戴龙儒:民眾上船前乱停车

龟咯村民戴龙儒表示,也有民眾通过龟咯码头前往印尼丹绒巴莱来个几日游,上船之前隨意就將车辆停泊在街道上,完全不理会为他人所带来的交通困扰。

黄先生:餐馆有提供停车位海鲜楼业者黄先生表示,这里的餐馆业者都有提供停车位给顾客,方便顾客之外,也顾虑到交通行驶的顺畅。

(星洲日报/大柔佛)

4月初通车 新山滨海大道免收费

4月初通车 新山滨海大道免收费

连接新山多个住宅区的滨海大道通车后,将大大缩短市中心往来努沙再也及依斯干达特区的路程。(图/中国报)

(新山综合讯)依斯干达特区发展机构首席执行员依斯迈依布拉欣指出,衔接新山和努沙再也、全长15公里的滨海大道预计今年4月初全面通车,并且不会征收过路费。

他说,穿梭新山市区至东区的滨海大道(Costal Highway)已于去年12月完工,大道局、公共工程局、地方政府等单位正进行审核工作,若一切顺利,滨海大道有望在4月初全面通车,而启用仪式则会在4月中举行。

他表示,滨海大道预料每日可应付的车流量介于9万辆至12万辆,而滨海大道在乐高乐园、教育城等特区发展项目启用后,每日的车流量可达6万辆。

“这个耗资约9亿令吉(约3亿新元)、耗时3年建造的滨海大道设有6条车道(往来各3条车道),而且全程将免收费。”

《联合早报》

Thursday, February 23, 2012

廉价酒店变身精品酒店

推陈出新抢滩掳客心‧廉价酒店变身精品酒店

如今在许多花园住宅区及商业中心,皆可见廉价酒店或精品酒店如雨后春笋般林立。

隨著柔佛州旅游业迅速发展,州內多县廉价酒店如雨后春笋般在各地区林立,消费者对酒店住宿服要求也越来越高,新山地区廉价酒店纷纷推陈出新,朝向精品酒店方向来吸引更多消费者上门光顾。

星洲日报走访了士姑来顺利花园、五福城、新山茂奥斯丁花园及百万镇多个地区,瞭解当地廉价酒店的发展趋势时,不难发现,近年来这些地区廉价酒店不断涌现,甚至出现同一花园住宅区或一条街道上,就有4至5家廉价酒店抢滩的现象。

士姑来地区在依斯干达特区带动下,加上靠近马新第二通道等有利因素,使得临近地区经济发展日趋蓬勃,酒店业前景也如日衝天。

旧式廉价酒店改头换面

此外,新山茂奥斯丁花园工业区繁忙的商业活动也带旺当地各行业发展,其中廉价酒店就成为许多外来商务人员及游客逗留住宿的首选。

由於廉价酒店业竞爭强烈,不少旧式廉价酒店皆开始改头换面,新晋分一杯羹的廉价酒店也各出奇招,打出主题鲜明的精品酒店,力求在这经济洪流中脱颖而出掳获消费者的芳心。

除了基本舒適、卫生环境及卫生用品等,其中不少酒店更为顾客提供完善的网络服务、有线电视、保险箱等保安统,务必要让顾客付出合宜的花费,获得最佳的服务及享受。

郑志彦:鲜明主题清新形象出击

马来西亚中小型旅店公会柔佛州分会前会长郑志彦表示,廉价酒店是规模属於二星级或以下的酒店,近年来为了摆脱人们对廉价酒店刻板印象,公会將廉价酒店转型为中小型旅店,打著“廉宜的收费、星级酒店服务”的口號来吸引更多顾客。

郑志彦目前也是马来西亚中小型旅店公会委员,他指出,目前全国拥有逾3千家中小型酒店,提供多达10万间酒店客房。

他表示,早期很多人一听到廉价酒店就会联想到不卫生的环境及罪案问题,但经过公会近10年来积极推动的转型计划,不少廉价酒店已逐渐改变形象,採取鲜明主题及清新的形象出击,从消费者的踊跃反应看来,廉价酒店转型的良好效果十分显著。

盼业者加入公会参与培训

他说,公会扮演著业者与政府之间沟通桥樑,他呼吁业者应积极加入公会参与各项配合政府举办的管理服务培训计划,顺应时代步伐赶上转型的列车,若墨守成规在不久的將来恐將被社会淘汰。

他也说,在依斯干达特区及多项大型发展计划下,柔州尤其新山地区的酒店需求量也隨之提高,因此该会將配合政府採取妥善规划及措施,避免日后形成恶性竞爭的现象。

刘春明:平均每月3中小型酒店开业

马来西亚中小型旅店公会柔佛州分会会长刘春明表示,根据2009年统计资料显示,柔佛州共拥有320家中小型旅店,所提供的客房达9千960间,但只有154名业者加入成为公会一份子。

他表示,柔州各地廉价酒店纷纷林立,每年增幅达30%,平均每月个就有3家中小型酒店投入开业,其中以新山地区的发展最为迅速。

他表示,该会目前正与政府进行磋商,相信在不久的將来开设中小型酒店需经过当局更严谨的鑑定及批准,而且在获取营业准证时也必须先成为公会会员。

“业者加入公会將能从中获取更多详尽諮询,公会也为业者提供环境卫生、设备及保安措施等培训,希望能不断提昇各家酒店的水准及素质,这也是公会的一项长远性计划。”

刘春明也说,目前许多酒店也跟隨时代进步增设互联网预订客房服务,公会也集合会员特別设立预订客房网站,並获得消费者不俗反应。他希望更多中小型酒店业者能踊跃加入,藉此提高酒店的知名度。

(星洲日报/大柔佛)

Saturday, February 18, 2012

11帐篷坍塌参赛者慌逃‧风箏节‧风雨劫

11帐篷坍塌参赛者慌逃‧风箏节‧风雨劫

眼见风箏节现场11个帐篷在暴风雨中坍塌,各国风箏好手仓促逃离,过程险象环生!(图:星洲日报)

原以为狂风能让风箏顺利升空飞扬,不料一片刻却是雷雨交加;眼见风箏节现场11个帐篷在暴风雨中坍塌,各国风箏好手唯有仓促逃离,过程险象环生!

今天是第17届世界风箏节迈入第三天,也是开幕礼的前一天,不料下午4时50分天不作美,突然一阵骤雨倾泻、雷电交加,现场架设起的帐篷开始摇晃,不少参赛者开始以手撑著帐篷,惟暴风雨越来越猛,参赛者再也无法支撑著帐篷,只好赶紧拿著手中的风箏逃离现场。

一参赛者手臂受伤

一名来自中国的男参赛者在逃离过程中手臂受伤。事发后,该名参赛者已被送往酒店休息。

狂风暴雨突然来袭

据瞭解,今早与下午较早前风势偏弱,只有小型风箏在天空飞翔,大型风箏无法顺利飞上空中。

直至下午4时30分左右,天空突然刮起大风,眾人原以为能顺利让风箏升空飞扬,不料却是狂风暴雨突然来袭。

现场可见为时约半小时骤雨过境后的现场一片狼藉。绝大部份的参赛风箏被雨水淋湿,参赛者只好在场进行“补救”。

此外,由於开幕礼在即,巴西古当市议会的工作人员今日惟有连夜补救坍塌的帐篷。

本届的风箏节由柔佛州政府、巴西古当市议会、柔佛州旅游局、柔佛州教育局及柔佛州风箏协会举办,地点是巴西古当风箏山,今年共迎来34个国家的225名风箏好手。

除了外国选手外,本地约有178名风箏好手及275名学生代表也参加此次的风箏盛会。

刘喜军:特別打造龙风箏

来自中国北京风箏好手刘喜军(57岁)表示,今天的风势尚可,只是空中的风箏太乱了,导致他的风箏龙无法飞上空中。他的龙风箏,长达80米,是特別为龙年打造,花了半个月时间去构思及製造,共耗资逾3000人民幣(约1500令吉)。

谷比:天气太炎热了

来自法国的谷比表示,这是第一次参加马来西亚举办的世界风箏节,感觉还好的,只是天气太炎热。

(星洲日报/大柔佛)

Thursday, February 16, 2012

国际风箏节又来了

国际风箏节又来了‧各国225好手即起显神通

这些造型可爱的风箏是由本地製作。(图:星洲日报)

(柔佛‧新山15日讯)每年一度的国际风箏节又来了!国际风箏节从即日起至2月19日,在巴西古当风箏山举行。

这届风箏节共迎来34个国家的225名风箏好手。他们將带来传统与特技风箏,在天空各显神通,一较高低。

除了外国选手外,本地约有178名风箏好手及275名学生代表也將参加此次的风箏盛会。

这项为期5天的风箏盛会,每天都有精彩的节目上演。今日主要为本土风箏製作比赛和海外选手登记。

海外风箏好手將於明日抵达会场,开始表演升放传统与特色风箏。

中国好手带来上百风箏
传统“盘鹰”改良“飞机”升天

来自中国的风箏好手带来了上百个传统的“盘鹰”和经改良的“飞机”盘旋风箏,要让本地民眾大开眼界。

此外,他们也带来许多各种动物造型的风箏,如鱼、鸟。当然,今年是龙年,他们也绝不会遗漏吉祥討喜的龙风箏。

来自哈尔滨的李奉军(53岁)连同数名中国风箏好手,今日下午提前来到风箏山。

李奉军受访时说,这次从中国来马的风箏好手,分別来自哈尔滨、潍坊、浙江、石家庄等地。

他说,他与徒弟钟晓睪(36岁)所带来的盘旋式风箏逾200个,重量总计接近200公斤。

他表示,在盘旋式风箏中,传统的“盘鹰”是用竹条製成风箏主干,並由当地著名画家绘上老鹰的图象,拥有较其他风箏更高的艺术价值。

他透露盘鹰拥2千年歷史。由著名画家绘製的盘鹰,一般最低叫价5千人民幣。

另外,钟晓睪说,经过创新研发的盘旋式风箏,可作不同造型设计,体积可大可小,凡是天上飞的,地下走的,水里游的都行,而新山民眾这次可有眼福了。

柔州政府主办国际风箏节

国际风箏节是由柔州政府主办,联办与赞助单位包括柔佛州旅旋局、巴西古当市议会、柔佛州风箏协会、肯德基。

民眾若有疑问,可拨打活动热线(07-2547777或07-2513720),或上网瀏览(http://www.mppg.gov.my)。

(星洲日报/大柔佛)

Saturday, February 11, 2012

古庙游神列国家文化遗產

古庙游神列国家文化遗產‧民眾期待节目更精彩

柔佛古庙眾神出游吸引新山人的关注,一些民眾更从小参与其中。图为夜游前奏的洗街活动,也有民眾积极参与。(图:星洲日报)

(柔佛‧新山10日讯)柔佛古庙眾神出游活动在成功申请成为非物质国家文化遗產后,主办单位在今年活动的筹备上费尽心思,势必为民眾带来耳目一新的表演。因此,受访的新山民眾都对此活动抱著满怀期许,期待著更多精彩节目的呈献。

有受访的民眾表示,参与古庙游神活动已经多年,有者从小跟隨父母参与,有者则只在旁观赏,但大家都一定会被此活动吸引著,百忙中依然会抽空前来参与。

此外,民眾则对今年的眾多的龙队及首相的蒞临最为期待,不但期许能见上首相一面,更希望看到各种创意龙的出现。

参与拍摄精彩画面

喜爱摄影的高延辉(22岁,学生)表示,本身在台湾求学时曾参与当地的庙会活动,而身为新山人他却未曾参与柔佛古庙游神,因此今日特地前来拍摄古庙游神活动。

他说,从昨天的行宫亮灯仪式至眾神回鑾,他都会前来拍摄精彩画面,而稍后的绑神仪式他则会守在一旁,捕抓精彩的瞬间。

至於柔佛古庙游神活动成为国家文化遗產之事,他则认为游神有没有获得奖项都无所谓,活动能够吸引国內外的人士参与,不被奖项蒙蔽持续的传承传统文化习俗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林翠琴:盼来年隨队游神

来自彭亨的林翠琴(38岁,电子厂员工)表示,她在数十年前前往新加坡就业,如今已在新山落地生根,对於古庙游神绝不陌生,但適逢今年的工作日碰上夜游活动,因此只能参与夜游前的活动。

她说,虽然今年无法观赏游神活动,不过她还是希望来年能够隨著队伍上街游神,体验本地习俗文化的精彩。

林先生:首相出席將带来高潮

70岁的林先生表示,他从小就与家人观赏游神活动,当时他还记得以前游神活动是在大白天举行,不知何时才改为夜游。

他说,今年適逢龙年及柔佛古庙游神活动申遗成功,而首相到来,势必为活动带来一连串高潮。

邱枫珍:活动前后3天都会参与

从少女时期便参与柔佛古庙游神的邱枫珍(60岁)表示,游神活动一年比一年精彩,而今年最期待的莫过於首相前来观赏,让此活动生色不少。

她说,据她瞭解歷任首相都未曾出席过古庙游神,而今年碰上龙年,柔佛古庙游神活动又成功申请成为国家文化遗產,今年的游神势必精彩万分,满怀期待。

她指出,游神活动前后3天,她都会前来参与盛况,在夜游当天则会与家人一同前来观赏,欣赏这新山人不能错过的活动。

蔡顺光:盼参与团体带来不同节目

蔡顺光(42岁,商人)认为,今年的古庙眾神適逢龙年,將较往年热闹。他希望看到的是,参与的团体能为民眾带来不同的节目,而每个团体也能藉此体现团结的精神。

纪综达:希望更多年轻人参与

自小都会去看游神的纪综达(24岁,建筑承包商)发现,古庙眾神出游虽是年度盛事,但不少年轻人对这项活动提不了兴趣,也不愿参与,令人遗憾。

因此,他希望今年的游神能看见更多年轻人潮,让这项文化活动能世代延续。

蔡进发:游神商业味不能太浓

龙山庙创办人蔡进发(68岁)忆述,他在12岁那年开始接触游神文化。当时,古庙眾神出游的活动形式很简单,也近乎仅是新山市区民眾的活动。不过,隨著时代变迁,这项活动逐步发扬光大,也成功吸引了来自振林山、古来等区的民眾参与其盛。

他说,古庙眾神出游办得好,商业味道也不能太浓。他希望,来临的游神能將重点放在传统文化,减少商业气息。

他认为,商业团体若有意为活动献力,主办当局不妨邀请他们以赞助的方式参与,而不是让一些与文化扯不上关係的商业团体藉机会打广告。

(星洲日报/大柔佛)

新柔长堤过路费酝酿调高

新柔长堤过路费酝酿调高 每天通关本地车主深切关注

使用新柔长堤进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驾车者日后可能得缴付比现有收费高出至少四倍的过路费,引起了本地车主的深切关注,特别是每天得来回新马两地的上班族。

陆路交通管理局受询时解释说,由于新加坡关卡的收费向来是与马来西亚的过路费挂钩,如果马方酝酿调高收费的计划获得通过,新方也得配合调整。

《联合早报》

Thursday, February 9, 2012

东疏大道“收费”起爭议

“传闻”贵又不公道‧东疏大道“收费”起爭议

入境者在通关之后,从新关卡取道东疏大道,可选择哥打丁宜、巴西古当及百万镇方向行使。(图:星洲日报)


预料3月通车在即,用以紓缓新山新关卡周边车流量的东部疏散大道(EDL),凡出入新加坡的车辆必须在新关税、移民与检疫大厦(CIQ,简称新关卡)缴费的过路费制度,已在坊间,尤其每日需返往於马新两岸在新加坡工作者的议论纷纷。

截至目前,由於负责上述工程的马资源(MRCB)尚未针对坊间的猜测和爭议,包括该公司究竟將採用哪种收费制对外发佈通告,公路使用者对於他们今后在新关卡通关,到底需要缴付多少费用,心中“无谱”,一时之间大家的疑惑都无从釐清。

星洲日报在综合了人民代议士、返往新加坡公路使用者、商会代表以及新山市民的意见之后,得出的结论是:传闻中的东部疏散大道(EDL,简称东疏大道)收费制(即往返逾15令吉)若真的实施起来,或许对於前来新山消费的新加坡人与游客未构成太大影响,但对於每日起早摸黑奔向彼岸,挣取生活费在新工作者而言,却是沈重的负担。

大臣將求助首相纠正“通关费”

记者探悉,儘管有坊间经已猜测,东疏大道收费制传闻或是相关方面“自我放出”的风声,以便取得民意基础之后才加以制订过路费之嫌疑,但是,对於坊间即时性的反应,已促使柔佛州务大臣拿督阿都干尼投以关注。

消息也指出,由於东疏大道收费制的影响层面极为广泛,大臣在“东疏大道收费制”课题上,已经和当地人民代议士取得共识,即把民意和公路使用者的反应传达至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以便由內阁来纠正“通关费”被指过於昂贵的决定。

陈国安:若成本加重或调整运输费

送货员陈国安(44岁)不认同大道公司强加收费在往来新柔者身上,使用新关卡通关却需要付给大道费的制度。他说,既然有民眾无需使用东疏大道就可以抵达新关卡,那么,大道公司对他们施加收费,就属於不公道手法。

陈国安说,他每星期都需3次越堤送货到新加坡,若新关卡的收费也一如第二通道,则公司成本將加重。

他说,同样的,一些公司或需调整运输费,最终羊毛出自羊身上,消费者得承担其后果。

反对没使用大道需付费

他反对东疏大道收费站设在新关卡之內,导致出入境者即使不需使用该条大道亦需付费的制度。他说,公路使用者使用大道与否应有选择权,没有使用东疏大道者,都不应该强逼付费。

他补充,自己並不反对我国政府对新加坡注册车辆实施收费制,但他反对政府兴建东疏大道之后却向国人收费的制度。

他指称,国人既然每一年都已缴交个人所得税,则他们就应该被辖免需缴付过路费的权利。

黄俊铭:影响往返马新营运成本

在新山市区从事饮料店生意的商人黄俊铭(25岁)表示,在“东疏大道收费制”课题上,大道公司原本就须区別“东疏大道收费站”和“新关卡”之分。

他说,即使当局认为,两者之间都有收费的必要,则大道与新关卡都应该各立收费站,否则,將难以解除民眾对於有关收费站,究竟是针对“大道使用者”抑或“通关者”的混淆。

他认为,以一般不定时前来新山消费的新加坡游客之能力而言,他们或许无需斤斤计较於东疏大道的收费制度,可是,对於那些需要每天往来新柔的通关者而言,传闻中的收费制,確实是太昂贵了。

他说,由於公司有计划將业务扩充至新加坡,今后,他或许需要经常往返於马新两岸之间,公司的营运成本或在即將实施的东疏大道收费制中受到影响。

罗烈贤:传闻中收费率过高

新山中华工商总会会长罗烈贤说,东疏大道是一项很好基础建设,它有助於紓缓新山市区交通拥挤的情况;可是,传闻中来回两岸汽车须付15令吉30分收费率,太高了。

他建议,大道公司应考虑中下层人士的负担,收费不能太高。此外,大道公司不应该將收费站设在新关卡內,但可以在大道设立2个收费站,以便无需使用大道通关者,无需付费。

他建议,大道公司大可参照檳威大桥收费制,向公路使用者收取单程收费即可;单程付费的优点是,可以省却公路使用者出境和入境都需排队付费的耗时之苦。

他认为,东疏大道的单程合理收费,应该介於7令吉左右,或者更低价位。

莫泽浩:须算交通流量后才定收费

士都兰区州议员莫泽浩说,针对传闻中来回两岸汽车须付15令吉30分收费率,他本人、州务大臣及国会议员拿督沙里尔都取得共识,即有关的收费率並不合理!

他说,站在公路使用者的立场,他坚决反对15令吉30分的来回两岸收费率。他说,早於1年前,他就在州议会提及此事,可是,当局並未作出任何回应。

他也说,大臣已答应將向首相纳吉跟进此事,寻求內阁的集体决定,纠正上述举措。

他指出,在逻辑上,东疏大道公司必须在计算了该条大道的交通流量之后才能决定收费的多少;而且,大道公司在启用一条新大道时,一般上都会给予公路使用者免费1个月试用期,然后才正式收费。

承建公司高层:过路费已签约订下

针对“东疏大道收费制”课题,东疏大道承建公司一名不愿具名的高层回应说,事实上,制订多少过路费的决定,早在公司与中央政府签署合约时,就已订下。

但是,他说,在现阶段,他不便告诉星洲日报有关的收费率。他说,他们只是负责完成硬体建设部份的承建商,至於收费率的多少,將由內阁作出最后的裁决。

他透露,东疏大道工程已100%竣工。目前,技术工程师正在相关路段进行检测,预计下个月完成检测之后,大道就可开放使用。

他说,大道在施工前,公司曾经公佈:新山市內道路使用者將免付费使用该大道,只有进出南马边境的车辆才需付费。因此,他称建议在东疏大道上设立收费站的说法,似乎並不可行。

此外,针对政治人物的指责,他称不便作出回应。

(星洲日报/大柔佛)

Monday, February 6, 2012

柔东部大道月底开放

柔东部大道月底开放 收费比目前出入新山高5倍

  (新山讯)柔佛东部大道即将于本月底开放,先让公众免费使用,但启用在即,却发生大道隧道出现裂缝及漏水事故。

  据《星报》报道,工程师目前正修复,并进行测试,以确保隧道的安全。

  柔佛士都浪区州议员莫泽浩证实,他已接获大道出现裂缝及漏水的通知,当局已采取行动修复。

  报道指出,有关承建商正在隧道内安装更多及更明亮的灯光,确保大道启用后,有足够的能见度。

  东部大道(EDL)原定1月1日启用,但后来延迟至本月底,但无法确定这是否和隧道出现裂缝及漏水有关。

  此外,《星报》引述消息人士指出,负责承建此大道的马资源有限公司(MRCB)建议大道收费为单程6.20令吉(约2.60新元),若加上进入新山关 卡后使用南北大道的1.45令吉(约0.6新元)单程收费,来回两地的过路费为15.30令吉(约6新元),比目前从新加坡使用新柔长堤进入新山的 2.90令吉(约1新元)高出5倍。

  报道指出,收费站将设在新关卡,驾驶人士(电单车骑士除外)就算没有使用东部大道,但只要通过新关卡出入新加坡和新山,都必须付过路费。这料将对每天往返新马两地约10万名新加坡及马国民众造成影响。

  针对东部大道收费问题,新山区国会议员沙里尔认为,这对没有使用该大道往返新马两地的人而言,十分不公平。“怎么能够强迫所有使用新关卡的人缴付东部大道的过路费?希望内阁会谨慎处理此事。”

  莫泽浩指出,他曾多次在柔佛州议会及其他相关场合提出大道收费的问题,因为这违反了“使用者付费”的原则。

  东部大道全长8.5公里,耗资12亿7000万令吉(约5亿新元),自2008年开始兴建,并规定必须在4年内完工。这条有3条车道的大道衔接南北大道,主要功能是缓和新山地不佬及敦阿都拉萨大道的交通拥挤情况。

~以上新闻转载自早报网~

Sunday, February 5, 2012

古庙游神9日热闹引爆

欢迎全国民眾共襄盛举‧古庙游神9日热闹引爆

香火鼎盛的柔佛古庙將举行一年一度的游神活动,今年的眾神巡游活动將盛况空前。(图:星洲日报)

(柔佛‧新山4日讯)隨著柔佛古庙游神活动被列为国家文化遗產,壬辰年2012柔佛古庙眾神巡游活动將盛况空前,耗资约200万令吉的游神盛会將由2月9日至13日连续5天举行,欢迎全国各地民眾来到新山共襄盛举。

为期5天的游神活动包括义兴行宫亮灯仪式、洗街清道仪式、眾神出鑾、眾神夜游及眾神回鑾。行宫也將设有柔佛古庙百年游神《申遗之路》特写照片展,义卖照片款项將全数捐赠给“柔佛古庙关怀基金会”。

2月12日晚上7时起长达约6小时的眾神夜游,是柔佛古庙游神活动的最高潮。

有別於往年的庆典形式,今次设立在黄亚福街的恭迎台將增添多位“重量级”的座上嘉宾,包括之前已答应出席的我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与王储及柔佛州务大臣拿督阿都干尼。

共18花车参与游行

今年共有18辆花车参与游行,恭迎台活动节目包罗万象,除了已被列为国家文化遗產的二十四节令鼓及高桩舞狮表演,来自中国潮阳棉北后溪英歌队也將为眾人呈献精彩演出。

柔佛古庙游神工委会今天召开新闻发佈会,宣佈活动讯息。出席者包括大会主席林奕钦、顾问叶沅明、工委会主席林刚荣、副主席陈声洲、林炳錕、陈奕锦、总务林先强、副总务李志忠、总协调莫泽浩及五帮代表等。

为了让民眾能欣赏更完整的游神活动,当晚恭迎台旁也將设有一台38尺X13尺的大型多媒体视频直播游神现场盛况。

此外,游神活动也將分3时段进行烟花大匯演,这由曾获得国际烟花比赛冠军的队伍呈献的烟花匯演时间约10分钟,必定为游神活动带来一个接一个的惊喜。

林奕钦:游神活动列文化遗產
首相將亲自颁赠证书

林奕钦表示他已接获通知,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將在眾神夜游活动上,亲自颁赠柔佛古庙百年游神活动列入国家文化遗產证书,柔州子民將有机会一同见证这具歷史意义的一刻。

他表示,柔佛古庙歷经两年多申遗之路,如今终於成功被列为非物质国家文化遗產,他感谢州务大臣拿督阿都干尼、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蔡细歷及华总的从旁协助,才能取得今次申遗成功。

他也感谢新山五帮一直扮演著重要角色,让游神活动能一年比一年精彩,也希望一连5天举行的游神活动能顺利举行。

林刚荣:逾10电视台及电台直播

林刚荣表示,今次游神活动共吸引了国內外逾10家电视台及电台拉队前来拍摄及进行户外直播,將眾神夜游当晚的盛况呈献在全国各地民眾眼前。

“除了本地各家有线及无线电视,潮汕卫视、潮州电视台及汕头日报等也將把游神盛况带给当地民眾欣赏。”

陈旭年文化街在眾神夜游当晚7时开始也將设有一系列活动让公眾参与,欢迎民眾在等待游神队伍抵达的当儿能踊跃参与。

英歌舞队11至13日演出

陈旭年文化街工委会主席陈再藩,在会上也向眾人讲述中国潮阳棉北后溪英歌队的精彩表演內容。

除了游神当晚,英歌舞队也將於2月11日至13日在义兴行宫及柔佛古庙呈献精彩演出。陈旭年街红楼於2月11日晚上7时也將设有英歌舞文化展。

莫泽浩表示,眾神夜游当晚必定会人潮汹涌,他呼吁民眾顾及自身安全,避免发生不愉快事件。

叶沅明:民眾未经安排勿上台
恭迎台周围保安严密

叶沅明表示,眾神夜游当晚恭迎台周围的保安將十分严密,他劝请参与游神活动的民眾当天切勿在未经安排的情况下,要求上台与领袖握手或呈交备忘录等,避免被保安人员阻止时酿成不愉快事件。

他指出,警方將从外州增派警力,目前已获知警方將出动3千名警员到场维持秩序,加上志愿警卫团约300人,相信游神活动当晚的秩序將受到良好控制。

他说,近年来由於游行队伍受到许多限制,工委会受到一些参与游行者的指责。但他希望参与者能多加谅解,因为工委会为的是希望能结合眾人力量及合作,呈献最佳的游神活动。

他也呼吁企业商家能通过各种方式支持赞助游神庆典,让游神活动盛况能一年胜过一年。

林先强:今年游行队伍更盛大

林先强表示,由於今年游行队伍更为盛大,因此往年游行队伍列队地点將移前至耶耶亚哇路靠近福建会馆路口前的交通灯,希望民眾能给予配合让游行队伍列队情况顺畅进行。

他指出,由於游行队伍会不时分派糖果给小朋友及民眾,他吁请家长能顾及孩子安全,不要让他们擅自闯入游行队伍,以免酿成不愉快的意外事故。参与游神活动的民眾也受促不要携带太多財物在身上。

李志忠劝请民眾在眾神夜游活动进行时,不要將车辆停放在游行队伍途径的路段,因执法单位会出动拖车將阻碍交通的车辆拖离现场。

(星洲日报/大柔佛)

丰盛港风景

Friday, February 3, 2012

柔佛国家公园‧外国游客收费或涨100%

进入柔佛国家公园范围‧外国游客收费或涨100%

(柔佛‧新山1日讯)柔佛州国家公园局將向柔佛州政府建议提高外国游客进入国家公园的收费,该局建议的外国游客收费调幅高达100%,但对本地人的收费则保持不变。

《每日新闻》引述该局局长苏哈里哈欣的谈话说,该局將向柔佛州政府提出调整进入柔佛州內国家公园范围的收费,以应付国家公园维修费日益增加的需求。

他说,有关调整对外国游客收费或登山费的建议,將呈给州政府批准后,並在下一次召开的柔佛州立法议会上寻求通过。

本地人收费保持不变他披露,目前外国游客进入柔佛州国家公园的收费是每人收费10令吉,该局建议提高到20令吉;至於外国学生目前是每人收费5令吉,该局建议调高到10令吉。

他说,至於对本地人的收费,则建议保持不提高,即照旧为成人5令吉,学生3令吉。

他指出,进入国家公园观光的游客逐年增加,去年进入柔佛州国家公园的游客有40万人,因此该局需展开更多修復计划,以確保国家公园的风景持续受到保护。

(星洲日报/大柔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