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31, 2015

老古堡列国家遗产‧旧柔王朝事迹添魅力

老古堡列国家遗产‧旧柔王朝事迹添魅力

  国家文物遗产局公布旧柔佛堡(Kota Johor Lama)为最新一批的国家遗产,旧柔佛王朝发源地的历史事迹,仿佛“浮出台面”,引起不小的瞩目。



国家文物遗产局公布旧柔佛堡为国家遗产,有望带动当地的旅游业发展。 (图:星洲日报)

根据葡萄牙史记,葡军攻陷旧柔佛堡后,从地底掘出不少金银财宝,掳获大炮一千支、小型船只两千艘。

曾出土不少清朝文物

过去,许多队伍曾到旧柔佛堡展开考古挖掘工作,发现不少清朝古瓷器和古铜器,还有地底埋藏超过百年的船架。

近500年的历史文化底蕴,旧柔佛堡散发无穷的漠然与神秘,旧日的繁华、兴盛和覆亡的影像,如何烙印在人们的视野?

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在旧柔佛堡系列上篇,前往旧柔佛王朝遗址“探秘”;下篇,我们将探讨旧柔佛堡走上国家遗产之路的意义和价值。

安焕然:华人最早贸易据点

南方大学学院华人族群与文化研究所所长安焕然指出,“旧柔佛”是华人最早来到马来半岛,进行贸易活动的重要据点。

他指出,由谢清高口述的著作《海录》中提到,乾隆年间就有中国人南来外销陶瓷的记录,这也是考古可确认的。

“韩槐准的《南洋遗留的中国古外销陶瓷》一书中记载,他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于柔佛河一带,收集到许多明朝和清朝时代的瓷器。”

旧柔佛、亚齐、葡萄牙三强鼎立

他忆述,他在10年前到访旧柔佛堡时,曾看见遗址被围起进行的考古工作,挖掘出“遍地”的中国陶瓷器,由此可见,华人最早是搭商船航海,来到旧柔佛这个地方。

“柔佛历史的渊源,是一脉相连的,譬如有了旧柔佛,才有现在的新山,也就是Johor Bahru。”

安焕然说,早年旧柔佛与亚齐、葡萄牙人三强鼎立,局势混乱;柔佛王朝不断沿着柔佛河迁都逾20次,最终定都廖内群岛。

之后,在英国人的支持下,天猛公王朝建立,天猛公依布拉欣推行“港主制度”,胡椒与甘蜜种植业在新山崛起;1855年,第一任苏丹阿布峇卡正式成为柔佛苏丹,而首府丹绒布蒂里则改名为“柔佛峇鲁”,象征新的开始。

询及旧柔佛堡的未来发展,他认为,当局应该做好教育的宣导工作,传承历史的意义,让大家从遗迹当中,了解柔佛历史的渊源。

郑修强:​​旧堡拥480年历史

柔佛州旅游、商贸及消费事务委员会主席拿督郑修强,在接受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专访时表示,旧柔佛堡拥有480年的历史,是一个富有历史价值的文化遗产。

他说,旧柔佛王朝遗址涵盖了传统马来乡村、历代苏丹陵墓、战壕围墙和清真寺。

“当局在数年前就展开申请工作,这一次,旧柔佛堡被鉴定为国家遗产,对促进柔州旅游业来说有很大的帮助。”

柔旅游业古迹一大“卖点”

郑修强表示,列为国家遗产是旧柔佛堡一项重要的里程碑,也是当局进一步申请遗址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必经之路”。

他笑言,这也是旅游业推销该历史遗迹的一大“卖点”。

“列入国家遗产,有助于当局在推广遗址时拥有强项,举例来说,申请拨款方面也更有说服力。”

他相信,未来的日子,旧柔佛堡能够吸引​​更多游客,带动当地的旅游业发展。

莫哈末哈里夫:未来将提升博物馆

旧柔佛王朝博物馆助理馆长莫哈末哈里夫指出,博物馆每年平均吸引1万5千至2万访客人次,其中,今年截至8月,已迎来1万零570名访客。

“博物馆的访客来自国内各地、新加坡、韩国和欧洲,学校假期或周末的游客较多,博物馆的文献介绍以马来语和英语为主。”

他透露,平日,也有其他工作人员进行清扫工作或修剪草木,维持遗址的干净美观。

遗憾年轻人不太感兴趣

询及旧柔佛堡被列为国家遗产后,博物馆会否展开后续工作,莫哈末哈里夫说,这有待马来西亚博物馆局进一步规划,据他所知,现有的承包商合约将在12月到期,届时或更换新的承包商。

“旧柔佛堡是一个富有历史的地方,可惜很多年轻人都不太有兴趣,目前,我们主要进行保护工作,相信未来博物馆也会作出提升。”

老古堡见证一代王朝盛衰

走一回旧柔佛堡,遗迹被竹林和树木环绕,周围有一些伊斯兰墓地,环境清幽、静谧。

站在山岗上的绿坡,还可眺望横跨柔佛河口的士乃衔接迪沙鲁高速公路大桥。

此外,旧柔佛堡附近也有好几家民宿和度假屋,几乎都是由甘榜旧柔佛的村民所经营。

回顾几个世纪以前,旧柔佛王朝是柔佛州历史重要的起点,物换星移,这段历史渊源,如今却渐渐被世人所遗忘。

今日,耸立在山坡上的旧柔佛堡,成为游客的观光地,虽已无须抵御枪火炮弹,却仍然是一代王朝的兴盛衰败,最重要的见证者。

(星洲日报‧大柔佛)

No comments: